教育

首頁 股票 資訊 教育 學習 歷史 健康 女人 母嬰 題庫
子欄目:

文康網 > 教育 >

文成公主入藏后的真實境遇令人震驚

文成公主入藏后的真實境遇令人震驚

時間:2021年03月23日 21:18:35 來源:www.myclassified-ads.com 閱讀:

  文成公主入藏后的真實境遇令人震驚詳情如下:

:2014-09-28 10:13:31來源:天涯原來文成公主竟然不是王妃,只不過是松贊干布的小老婆,而且是五個小老婆中的尋常一個。

  文成公主竟是小老婆松贊干布軟硬兼施,最終迫使唐太宗送出公主,這不免令大唐所有人感到面上無光,于是史官們在竭力淡化這場和親的“被迫性”的同時,便唯有大吹文成公主入藏后的地位和影響,試圖營造出大唐公主在番邦地位尊崇,眾蠻夷皆景仰拜服,歡天喜地沐浴上國天恩的假象。

  這幕虛假歷史在歷代均被史官們心照不宣地沿用,建國后更是大行其道。

  筆者在飽含中國特色的歷史傳播中淫浸多年,受毒害甚深,直到不久前才知道,原來文成公主竟然不是王妃,只不過是松贊干布的小老婆,而且是五個小老婆中的尋常一個,入藏多年,無子,無寵,地位平庸,平日如丫鬟般負責伺候松贊干布的起居,實與筆者之前心中那個高高在上、雍容高貴、深受蕃人敬重的“國母”形象大相徑庭。

  吐蕃國主稱為贊普,王妃(正妻)稱作覺蒙,松贊干布的覺蒙是來自尼泊爾的尺尊公主,這應該是在松贊干布年輕時締結的婚姻。

  之后松贊干布又陸續娶了五個小老婆,其中三個是蕃人(芒妃墀嘉、象雄妃勒托曼、木雅茹妃嘉姆增),一個來自尼泊爾(墀尊公主),文成公主是最后一個,她的身份是“贊蒙”,吐蕃王室婦人的泛稱,與覺蒙有著身份上的顯著差距。

  由于松贊干布出生年月并無確載,因此如今并不清楚他娶文成公主時的年紀,但從文成公主已是他招的第六個女人,以及他在娶了文成公主后僅九年就死去均能看出,當年方十六的文成公主于641年入藏時,他多半已經不年輕了, 應該已有四五十歲的年紀。

  

身在異域的可憐女子文成公主的一生相當不幸,他在遙遠的番邦生活了四十年,孤零零地守了三十一年的活寡,大半的青春韶華都埋沒在了雪域高原。

  即使在松贊干布生前的九年中,她的婚姻也決不幸福,年事已高的松贊干布共有六個有名分的女人,還有無數沒有名分地,又能顧及文成多少?

  據藏文本《》的《》記載:“此后六年,墀松贊贊普升遐(歸天),與贊蒙文成公主同居三年耳。

  ”可知松贊干布有六年基本不與文成產生交集。

  而即使是在隨駕的三年中,她也無非是給那個老男人充當性保姆罷了,在這個可憐少女凄苦的一生中,恐怕愛情和甜蜜從來就沒有降臨過。

  文成公主嫁給松贊干布九年,卻只有三年產生交集,三分之二的時間被冷落遺忘,顯然談不上受寵,在五個小老婆中都未必居前,比起正室尺尊公主自然更是遠為不如,據說藏民中甚至還有她受虐 待的說法。

  從她并無子嗣來看,或許在這三年中,她連性保姆都算不上,只是一個被自己男人冷待的侍者。

  或許在松贊干布眼中,這個來自唐朝的女子不過是一個充斥著政治因素的符號,從來就沒有當成過自己的家人。

  雖然文成公主當時的陪嫁異常豐厚,不僅有大量財物,還帶著大批工匠,給吐蕃引入了先進的農業、手工業生產技術,但據敦煌文書的記載來看,蕃人把她視作唐朝畏懼吐蕃兵威而乞和的貢物,由此也能看出太宗曾用女人財物換和平是不爭的事實。

  去過拉薩的人,均能看到大昭寺和小昭寺規模的遙遠差距,自然便會明白文成公主在當時的真實處境,松贊干布為來自尼泊爾的尺尊公主不惜耗費巨資修建大昭寺,將尺尊公主帶來的釋迦牟尼八歲等身像供奉其中;

  來自大唐的文成公主雖然帶著佛家至寶,釋迦牟尼十二歲等身像,卻只為其修一個規模遠遜的小昭寺來安置,二人地位高下由此便可見一斑。

  后來金城公主入藏,為吐蕃國主正妻,才將兩座像互換,一直持續至今。

  由此亦能看出,在蕃人心中,正妻與文成公主這樣的偏室的地位是有著天壤之別地。

  

在《》(又名《》)中,記載了一段文成公主抵蕃后的遭遇,尺尊公主大發淫威,宣稱:“我乃先事王,正室大為尊……正室為王后,偏室后之婢……正偏且比試……若試不能敵,勿望近人主……”“于是使公主上下人等,無人服侍,幾近一個月……心中實難忍受,召祿東贊來質問……祿東贊回云:我實無力奉送飲食,亦無力謁見贊普,諸事皆由尼后做主,你自行言于彼!

  言罷徑去。

  ”由此記載也能看出,盡管文成公主貴為唐太宗的親侄女,又賜以公主之名,代表了大唐帝國的臉面,可在更為強大自信的吐蕃帝國眼中,卻顯然無足輕重。

  正因如此,當我們翻閱蕃史時,便能發現,松贊干布的豐功偉績記載詳盡,卻鮮有提及文成公主者。

  被歪曲的歷史如今的歷史讀物每提到唐與吐蕃,率先談起的就是文成公主和親一事,而且總是一味吹捧,大加渲染此舉如何為兩國帶來了和平,卻對其中蘊涵的“送女子保平安”的屈辱避而不言,更對二十二年后,文成公主尚在之時,吐蕃就再次大舉進攻唐朝一事諱莫如深,竭力想營造出一幕假象,似乎本次和親是唐朝出于博愛精神,積極主動地去扶助周邊弱國,搞了一場大快人心的文化輸出一樣,卻對之后唐、蕃間百余年的血戰視而不見。

  然而雖然此次和親打著“扶助邊鄰”的旗號,卻無法解釋為何大唐只“扶助”經常教訓自己的吐蕃,卻對其它弱小的、不足以威脅到自己的國家視為無物。

  為了討好吐蕃,唐太宗還充實了文成公主的隨行隊伍,送出了大量中原的技術人才和物資,給吐蕃帶去了醫藥、營造、工技、農桑等多種技藝,此舉不啻于養虎貽患,吐蕃因而變得更為富強,迅速成為西陲霸主,其野心也隨著實力提高而滋生更甚,后來更是連年攻打大唐,迫得唐帝國一百多年緩不過氣來。

  唐太宗鼠目寸光,只貪圖眼前安逸,卻不管后人死活,可笑這樣一件飲鴆止渴、助敵坐大的愚舉,如今卻被主流輿論吹捧為促進民族交流的偉大壯舉,卻無人愿意想一想,吐蕃倒確實在這個環節里收益良多,可唐朝和中原百姓又能在這種“偉大的民族交流”中得到些什么?

  

為了宣揚此次和親的積極意義,在一些歷史讀物中,甚至胡亂宣稱什么佛教是唐朝傳給吐蕃的,其實吐蕃的佛教來自天竺,松贊干布曾派土彌桑布扎到印度求經,并創制藏文,初譯佛經,而唐朝自己的佛教也是唐玄奘去印度求得地,所得尚不及吐蕃,在佛學方面唐朝根本就沒有傳授吐蕃的資格。

  文成公主入藏雖然暫時換來了西部邊境的和平,卻只能讓吐蕃滿足于一時。

  由于吐蕃本就處于上升階段,又得到唐朝的襄助,因此實力逐年增強,而唐軍的戰斗力卻隨著開國兵鋒的遲鈍而大幅衰退,如果說當初在松州城下雙方勢均力敵,各有所忌的話,那隨著時間流逝,蕃軍的戰斗力已然漸漸凌駕于唐軍之上,對大唐日益輕慢。

  到了662年前后,吐蕃贊普(國主)芒松芒贊對擊敗唐帝國已經信心滿滿,于是在和親僅二十二年之后,文成公主尚在之時,便再度興兵,與唐帝國頻頻發生邊境摩擦,并于663年將大唐的屬國吐谷渾滅國。

  此舉損害了唐帝國的核心利益,兩國自此便在西域、河隴一帶展開激烈的戰略爭奪,并且一打就是一百多年。

  昭君入塞給漢朝帶來了六十多年的和平緩沖時間,文成公主卻只能延緩敵人的痛打二十二年,這不能怪這個境遇可憐的女子,她多半已盡了心力,只不過唐帝國過于羸弱,遭人覬覦,而“娘家”弱小的她在番邦自然也就沒有什么地位和話語權,想幫也是無能為力。

  以上就是關于“文成公主入藏后的真實境遇令人震驚”的介紹。

責任編輯:之天痕

上一篇:溫州大學是幾本

下一篇:沒有了

最近新免费韩国电影国语_国色天香社区在线观看最新_有人有片在线观看的资源_国产精品酒店在线精品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