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首頁 股票 資訊 教育 學習 歷史 健康 生活 題庫 母嬰
子欄目:

《資治通鑒》原文及譯文?

時間:2020年12月27日 19:24:07 來源:www.myclassified-ads.com 閱讀:

  《資治通鑒》原文及譯文?

《資治通鑒》周紀三家分晉原文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公元前403年)初,智宣子將以瑤為后。

  智果曰:"不如宵也。

  瑤之賢于人者五,其不逮者一也。

  美髯長大則賢,射御足力則賢,伎藝畢給則賢,巧文辯慧則賢,強毅果敢則賢,如是而甚不仁。

  夫以其五賢陵人,而以不仁行之,其誰能待之?

  若果立瑤也,智宗必滅"。

  弗聽,智果別族[1]于太史為輔氏。

  趙簡子之子,長曰伯魯,幼曰無恤。

  將置后,不知所立。

  乃書訓戒之辭于二簡,以授二子曰:"謹識之"。

  三年而問之,伯魯不能舉其辭,求其簡,已失之矣。

  問無恤,誦其辭甚習,求其簡,出諸袖中而奏之。

  于是簡子以無恤為賢,立以為后。

  簡子使尹鐸為晉陽。

  請曰:"以為繭絲[2]呼?

  抑為保障[3]呼"?

  簡子曰:"保障哉"!

  尹鐸損其戶數。

  注解[1]別族:從智氏宗族分出,另立族姓。

  [2]繭絲:指斂取人民的財物像抽絲一樣,不抽盡就不停止。

  [3]保障:指待民寬厚,少斂取財物,猶如筑堡為屏障一樣。

  譯文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公元前403年)當初,智宣子準備立智瑤為繼承人。

  族人智果說:"不如立智宵的好。

  因為智瑤比別人賢能的地方有五點,卻有一點短處。

  他留有美髯,身材高大,是一賢;

  擅長射箭,駕車有力,是二賢;

  技能出眾,才藝超群,是三賢;

  巧言善辯,文辭優美,是四賢;

  堅強果決,剛毅勇敢,是五賢。

  雖然有如此的賢能,但他唯獨沒有仁德之心。

  如果他運用這五種賢能去駕馭別人,而用不仁之心去力行,誰能受得了呢?

  如果立智瑤為后,智氏種族必遭滅門之災"。

  智宣子對此置之不理。

  智果為了避災,改依別族為輔氏。

  趙國大夫趙簡子的大兒子叫伯魯,小兒子叫無恤。

  趙簡子不知道立哪一個為繼承人會更好,于是他把日常訓誡之言刻寫在兩塊竹簡上,分別交給兩個兒子,并囑咐道:"用心記住這些話"!

  過了三年,趙簡子叫來兩個兒子,詢問他們竹簡上的內容。

  大兒子伯魯說不出來,讓他拿出竹簡,他說早已丟了。

  趙簡子又問小兒子無恤,他則熟練地將竹簡上的話背出,問他竹簡在哪兒,他立即從袖中取出奉上。

  通過這件事,趙簡子認為無恤賢能,便立他為繼承人。

  趙簡子派尹鐸去治理晉陽,尹鐸請示:"您是打算讓我去抽絲剝繭般地搜刮財富呢,還是把那里建為一道保障"?

  趙簡子說:"建為一道保障"。

  尹鐸便去整理戶籍,減少交稅的戶數,減輕百姓的負擔。

  原文簡子謂無恤曰:"晉國有難,而無以尹鐸為少,無以晉陽為遠,必以為歸"。

  及智宣子卒,智襄子為政,與韓康子、魏桓子宴于藍臺。

  智伯戲康子而侮段規。

  智國聞之,諫曰:"主不備,難必至矣"!

  智伯曰:"難將由我。

  我不為難,誰敢興之"?

  對曰:"不然。

  《夏書》有之曰:一人三失,怨豈在明,不見是圖。

  夫君子能勤小物,故無大患。

  今主一宴而恥人之君相,又弗備,曰不敢興難,蜹、蟻、蜂、蠆[1],皆能害人,況君相乎"!

  弗聽。

  注解[1]蠆(chài):蛇、蝎類的毒蟲的古稱。

  譯文趙簡子對兒子無恤說:"晉國如果有禍亂,你不要嫌尹鐸的地位低,不要嫌晉陽地方遠,一定要以他那里作為依靠"。

  等智宣子去世后,智襄子智瑤繼位當政,他與韓康子、魏桓子在藍臺飲宴。

  席間,智襄子戲弄韓康子,又羞辱了他的國相段規。

  智瑤的家臣智國聽說此事,便告誡說道:"主公,您不加提防,災禍就一定會降臨啊"!

  智瑤說:"別人的生死禍福都取決于我。

  我不降災落禍,誰還敢興風作浪"?

  智國說:"并不是您說的那樣。

  《夏書》上有這樣的話:一個人屢次犯錯,人們的怨恨往往克制著不表露出來,所以要在不顯著時謹慎提防。

  賢德的人要在小事上謹慎戒備,才能避免招來大禍。

  現在主公在一次宴會上就得罪了人家的國君和國相,事后又不加戒備,還說別人不敢興風作浪,這恐怕不行??!

  蚊子、螞蟻、蜜蜂、蝎子都能害人,何況是國君、國相呢"!

  智瑤不聽。

  原文智伯請地于韓康子,康子欲弗與。

  段規曰:"智伯好利而愎,不與,將伐我;

  不如與之。

  彼狃于得地,必請于他人;

  他人不與,必向之以兵。

  然則我得免于患而待事之變矣"。

  康子曰:"善"。

  使使者致萬家之邑于智伯,智伯悅。

  又求地于魏桓子,桓子欲弗與。

  任章曰:"何故弗與"?

  桓子曰:"無故索地,故弗與"。

  任章曰:"無故索地,諸大夫必懼;

  吾與之地,智伯必驕。

  彼驕而輕敵,此懼而相親。

  以相親之兵待輕敵之人,智氏之命必不長矣。

  《周書》曰:將欲敗之,必姑輔之;

  將欲取之,必姑與之。

  主不如與之以驕智伯,然后可以擇交而圖智氏矣。

  奈何獨以吾為智氏質乎"!

  譯文智瑤向韓康子提出割地要求,韓康子不同意。

  段規說:"智瑤貪財好利,又剛愎自用,如果不割地給他,他一定會討伐我們,不如答應他。

責任編輯:丁萌

上一篇:《左傳》原文及譯文?

下一篇:沒有了

最近新免费韩国电影国语_国色天香社区在线观看最新_有人有片在线观看的资源_国产精品酒店在线精品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