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

首頁 股票 資訊 教育 學習 歷史 健康 女人 母嬰 題庫
子欄目:

文康網 > 資訊 >

東北黑老大劉涌資料簡介 劉涌打劉德華事件始末

東北黑老大劉涌資料簡介 劉涌打劉德華事件始末

時間:2021年03月31日 22:09:26 來源:www.myclassified-ads.com 閱讀:

  東北黑老大劉涌資料簡介 劉涌打劉德華事件始末詳情如下:

東北人以豪爽著稱,為人豪邁,容易結交朋友,因此在東北也出現了好幾位轟動一時的黑社會幫會,其中較為出名的就是喬四和劉涌,今天我們就來了解下劉涌。

上世紀90年代至本世紀初,繼哈爾濱喬四(宋永佳)在1991年被槍決之后在東北第一大城市、副省級城市、遼寧省省會沈陽又出現一位震驚全國的東北黑道教父——劉涌(因家中排行老二,道上人尊稱為二哥)。

  他原住在沈陽市和平區麗景城市花園D座11樓2號,出生于1960年(實為1958年)11月30日,漢族,初中文化。

  劉涌小時候曾獲得過遼寧省少兒仰泳100 米、200米冠軍。

  在天津某部隊服役時候的劉涌,也曾是一名合格的軍人。

  復員后轉業到沈陽市紡織品公司當一名普通的司機,后調為計劃調撥員,這和劉涌理想中的事業差距還是有很大差別的,劉涌一直希望自己能夠成就一番事業。

  劉涌是一個敢想敢干的人,1982年,在改革開放最早的年代,劉涌率先主動放棄公職開始下海經商,這在當時是需要很大的勇氣和冒險精神的。

  劉涌先后開過飯店、倒賣過時裝、開辦過羊毛衫加工廠、承包商場專柜賣過家電,還與港商合資創辦過皮革廠等諸如此類、五花八門的項目,劉涌也曾起早貪黑、兢兢業業地朝著他的奮斗目標前進著。

劉涌打劉德華事件

2000年劉涌為宣傳自己的企業,便邀劉德華到沈陽五里河體育場開“嘉陽之夜,劉德華沈陽演唱會”,當時談妥的價格是300萬。

  演唱會結束后,手下對劉涌反應說劉德華演唱的時候不是很賣力氣,劉涌聽后很是惱火,叫人找來劉德華,說道:“這是沈陽,不是香港,我不管你什么天王不天王,我讓你來唱你居然敢不賣力氣,媽的!”于是劉涌就當著眾人的面狠狠的給了劉德華一個嘴巴,這讓劉天王的巨星顏面盡失。

  事后,劉德華的助理向劉涌索要演唱會的300萬時,劉涌只給了一半,當劉德華的助理問為什么不給另一半的時候,劉涌說道:“沒有為什么,如果你想讓劉德華躺著回香港,我會考慮給你另外一半!”

劉德華被劉涌打了之后。

  回到香港雙管齊下報復劉涌。

  一方面通過白道關系:劉德華的朋友任達華的哥哥是當時香港政界高官。

  當然劉德華的白道關系不止這些。

  劉德華通過白道弄劉涌。

  另一方面:劉德華找到香港黑社會老大向華強。

  讓向華強幫忙出氣。

  但劉涌當時的勢力不是向華強能撼動的,不要問我為什么向華強連這點事都辦不了,做為一個成年人來說,大家必需知道鞭長莫及、遠水解不了近渴、強龍壓不過地頭蛇的意義,天時、地利、人和,向華強去了具備哪一點?不過事實是。

  劉涌在打劉德華之后確實倒臺了。

據知情人透露,當時他打劉德華確實有這個事,并且把劉德華從香港帶來的一個保鏢打死了。

  因為一場演出,劉勇的嘉陽集團冠名贊助的演出,請了劉德華,劉德華因為剛得一個什么獎,坐地漲價,演出也不認真,當時劉勇和手下宋建飛就給劉德華打了,就在休息室打的,而且劉德華的助理都在場。

幫會覆滅經過

公安機關經過半年多細致、縝密的排查走訪,充分掌握了大量劉涌團伙犯罪的鐵證。

  公安機關對劉涌犯罪團伙的定性為:暴斂錢財、不擇手段;為非作歹、稱霸一方;流氓成性、濫殺無辜;暴力抗法、偷稅漏稅;心狠手辣、兇殘報復。

  經遼寧省公安廳和沈陽市公安局領導集體研究決定,準備在2000年7月1日晚上8點對劉涌犯罪團伙成員實施統一抓捕行動。

2000年7月1日,劉涌上午還在太原街一個會議主席臺上人五人六地胡吹神侃。

  晚上,為了迷惑公安機關的偵察視線,他又故作姿態地邀請香港著名男影星任達華一起到沈陽2000俱樂部瀟灑走一回,劉涌從這家俱樂部出來之后,就離奇神秘地人間蒸發了。

  劉涌的反偵察嗅覺特別靈敏,原來他發現自己手下“四大金剛”中的吳靜明手機關機,其他方式又聯系不上,從這些極其反常的蛛絲馬跡中,劉涌預感到吳靜明可能“出大事了”。

  之后又得密報,宋建飛被捕。

  劉涌當機立斷打電話通知程健等人立刻遠走高飛,自己也準備先逃到國外觀察觀察動靜再說。

2000年7月3日,警方通過新聞媒體通緝嘉陽集團董事長劉涌以及張建奇、張凡、程健、高偉等5名犯罪嫌疑人,并對提供劉涌線索的給予5萬元懸賞金。

2000年7月10日,一條重要線索匯總到劉涌專案組。

  原來一直跟隨劉涌一起出逃的得力馬仔徐井巖的手機信號在黑河方向頻繁出現。

  專案組分析判斷:劉涌等人極有可能準備從黑河外逃俄羅斯。

  沈陽警方隨即向黑河警方發出了協查通報。

7月11日下午兩點左右,黑河市海關邊檢站有二男二女來通關,其中一個男的體貌特征明顯地和劉涌相似,海關邊檢人員的心情十分緊張。

  一名海關人員順手拿過該人出示的身份證、護照進行檢驗比對,輸入相關資料的微機立刻連續響起了刺耳的警報聲,此人正是警方通緝的劉涌。

  劉涌和高偉見警報響起迅速溜走,兩人跑到海關大廳外打了一輛紅色夏利車拼命逃竄。

  20分鐘后,夏利車來到黑河西崗子檢查站,劉涌抬頭看見全副武裝的公安干警和武警戰士已經徹底包圍了邊檢站,看來逃出去的可能性已經沒有了,劉涌立刻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四瓶安定片,閃電般地吞吃了200片安定,想一了百了。

  公安干警和武警立刻沖上來抓捕,由于藥量太大、藥性太猛烈,劉涌已經昏死了過去。

  黑河警方立刻把劉涌送到最近的醫院進行緊急搶救,經過幾個小時的搶救,劉涌總算是保住了一條命。

劉涌、高偉、劉涌的妻子劉曉津等人落網的消息傳來,劉涌專案組全體干警激動得歡呼跳躍,沈陽市公安局副局長于凌舜和刑警支隊支隊長李凡率干警乘三輛警車連夜奔赴黑河市押解劉涌等人。

  沈陽市公安局特意拿出20萬元重獎黑河市參與抓捕劉涌的全體公安干警。

然而,就在7月14日,當劉涌從黑河市被押回沈陽后,面對前來的大量記者劉涌的妻子劉曉津放言:“將來誰收拾誰還不一定呢!”之后,時任沈陽市市長的慕綏新立刻給沈陽市公安局局長楊加林打電話施壓。

  原沈陽市檢察院檢察長劉實利用職權,對公安方面做手腳,以干擾警方辦理劉涌一案。

  公安機關的新聞發布會竟沒一家媒體敢去采訪。

由于考慮到劉涌的幕后背景和錯綜復雜的社會關系,專案組上報有關領導研究決定,對劉涌實施隔離式異地保密封鎖羈押,由聞名全國,素有“東北虎”、“不要命”之稱的打黑英雄王立軍專門負責。

2002年7月4日,遼寧省鐵嶺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劉涌死刑。

  劉涌不服,上訴。

他果然神通廣大,包括中國政法大學前校長、著名刑事訴訟法學教授陳光中,北京大學法學教授、刑法學專家陳興良,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副院長、刑法學教授周振想等十四名一流法學家聯名出具了一份《劉涌涉黑案專家論證意見書》,為劉涌開脫。

結果,2003年8月15日,二審法院遼寧省高院竟將劉涌從死刑改判為死緩,劉涌從鐵嶺市看守所被轉送到錦州監獄服刑(依然由王立軍負責羈押)。

劉涌被二審法院改判為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后,劉涌的表情用“春風得意”已經不能充分地來形容他當時的激動。

全國上下一片嘩然!面對這種情況,最高人民法院破天荒地啟動提審程序。

2003年10月8日最高法院通知將對已經在錦州監獄服刑的他進行再審的時候,劉涌深知在劫難逃,充滿抵觸情緒,煩躁不安,成天不停地在監室里反復地走來走去。

為做通劉涌的思想工作,王立軍親自多次和他談話。

  王立軍苦口婆心對劉涌說:“我們知道你對這次再審有抵觸情緒,認為自己的結局不該這樣。

  但你必須看到,為了你的案子,最高人民法院耗費了政府的大量人力、物力和財力,這不是對你負責嗎?”還說“你是一條漢子,一個男子漢腦袋掉了碗大的疤,怎么最終判決結果還沒出來就頹廢了?” 這樣做的目的只有一個,讓劉涌活到接受審判和懲罰的那一天。

  長時間的看押,無數次和劉涌面對面,王立軍把每一件事都做到了最出色。

2003年12月22日上午8點30分,由最高人民法院法官組成的合議庭在錦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這是49年以來,國家最高人民法院的頭一回。

這天,錦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參加劉涌案件審訊的法官、法警全部被放一天假,由清一色的最高人民法院工作人員所替代。

  審判長由審判過胡長清案和成克杰案的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長南英擔任,其他審判人員有:最高人民法院審監庭副庭長高貴君、審監庭審判長沈秋媛、刑一庭法官杜偉夫、審監庭法官馬盛平,都辦過轟動全國的大要案。

  被告人劉涌的妻子和哥哥在劉涌辯護律師的陪同下進入法庭。

  法庭內外的氣氛異常緊張。

從9點30分左右,大批的民眾和對劉涌崇拜的道上兄弟,以及從全國各地提前趕來的記者們,紛紛向市中級人民法院門前聚集。

  大家三三兩兩交頭接耳地小聲議論著。

  二審法院在將劉涌從死刑改判為死緩后,誰都知道只要劉涌不死,隨時都有可能卷土重來。

10點04分,法庭上劉涌的妻子已經明顯地焦慮不安,劉涌哥哥的情緒也分外煩躁,不時地悄悄通過手機和外面秘密聯絡著。

  雖然一種不祥的預感已經把他們高度緊張的神經折磨得苦不堪言,可他們還是期望能夠出現“奇跡”,盼望能夠再次把劉涌從鬼門關里“搶”出來。

然而,這次奇跡沒能再次降臨到教父的身上,他不得不提前結束他呼風喚雨、一手遮天的黑色帝國教父的生涯。

  法庭最后一致認定再審被告人劉涌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傷害罪、搶劫罪、敲詐勒索罪、私藏槍支彈藥罪、妨害公務罪、非法經營罪、偷稅罪、行賄罪。

  判被告人劉涌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對以上的刑罰并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罰金人民幣1500萬元。

宣判結束以后,由遼寧省鐵嶺市中級人民法院負責對劉涌執行死刑。

  當劉涌在法院的一間屋子里再次見到妻子和哥哥時,這位在東北曾經讓人談虎色變的黑幫教父非常理智地向妻子和哥哥話別,妻子趴在劉涌身上泣不成聲。

  劉涌默默地抽了兩支香煙,喝了一口白酒,還讓哥哥為他在腳鐐上放了一塊買路錢。

在前往殯儀館的路上,有十幾輛掛著沈陽、大連、北京、葫蘆島牌照的豪華轎車停在路邊,車上都掛著醒目的白花,誰也搞不清楚這些車的主人是誰。

  一直高度關注此案的劉涌的親朋好友至少開來六輛奔馳。

  沿路軍警戒備森嚴,每隔50米就有一個武裝警察站崗。

  除了劉涌的妻子被允許跟隨車隊共同前往殯儀館外,其他家屬一律不允許尾隨車隊前進。

11 點14分,隨著凄厲的警笛和閃爍的警燈,數十輛警車風馳電掣地押解著劉涌來到錦州市殯儀館,11點34分,劉涌從一輛白色面包車里被抬上了另外一輛死刑執行車。

  這是一輛耗資40多萬元的死刑執行車,車內設備非常先進,可以通過電纜將執行現場實況同步傳輸在殯儀館一間休息廳內的大屏幕上,最高人民法院、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和錦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一些領導在此監督執行全過程。

  當執行人員將一針致命的藥物準確地注射進劉涌的體內時,劉涌非常配合,顯得十分鎮定,一言不發,劉涌的妻子則傷心地號啕大哭起來。

  一小會兒,這位曾經不可一世的黑幫教父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小編名字叫“小仙”,個人相冊里的內容有干貨,有意思,加小仙的個人微信號:caring059,讓我們一起開啟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以上就是關于“東北黑老大劉涌資料簡介 劉涌打劉德華事件始末”的介紹。

責任編輯:之天痕

上一篇:二郎神的故事

下一篇:沒有了

最近新免费韩国电影国语_国色天香社区在线观看最新_有人有片在线观看的资源_国产精品酒店在线精品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