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

首頁 資訊 教育 學習 歷史 健康 女人 生活 題庫 母嬰
子欄目:

文康網 > 資訊 >

皖南事變國民黨軍參戰人數及新四軍失利原因

皖南事變國民黨軍參戰人數及新四軍失利原因

時間:2021年10月16日 21:58:45 來源:www.myclassified-ads.com 閱讀:

  今天對皖南事變國民黨軍參戰人數及新四軍失利原因聊了聊,下面,是本站的小編整理關于皖南事變國民黨軍參戰人數及新四軍失利原因的詳情解說:

試探皖南事變國民黨軍參戰人數及新四軍失利原因馬民康有關皖南事變諸多文章都說:“上官云相率第三戰區之第三十二集團軍八萬多人,在蔣中正命令下,向新四軍發起總攻。

  ”還有說:“六日,當進入安徽涇縣茂林地區時,突遭事先埋伏的國民黨軍隊七個師八萬余人的包圍和襲擊。

  ”這些說法作為斗爭和宣傳的需要是無可質疑的,但是從歷史事實的角度來看只是一種推測,而且是很不準確的。

  本著實事求是的原則和還原歷史真相的要求,本人對相關歷史檔案進行了研究,皖南事變國民黨軍參戰人數應該在四萬人左右,而不是八萬多人。

  實際參戰部隊確實是七個師,但不是七個師的全部,只是七個師的部分,如果七個師全部參戰,按七個師的編制人數算,差不多有八萬多人。

  但是,在當時國民黨軍由于對日作戰,傷亡很大,特別是參戰部隊多為雜牌軍,各師都不滿員,空缺較多,實際各師也就七到八千人。

  皖南事變國民黨軍主要參戰部隊是:第三十二集團軍的第二十五軍之第四十師、第五十二師、第一零八師,第十軍之第七十九師,第二十八軍之第六十二師;

  第二十三集團軍的第五十軍之第一四四師、第一四五師、新編第七師。

  第二十一軍之第一四六師。

  其實是九個師,但是其中第一零八師和新編第七師各只出動了一個旅,另外兩個旅分別擔任對日軍的警戒,沒有參戰。

  第一四五師、第一四六師、第六十二師作為二線預備隊,沒有直接參戰。

  根據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館藏檔案有關部隊戰斗詳報、陣中日記和當事人的回憶,國民黨軍實際參戰部隊為:1、《陸軍第四十師方日英部在皖南圍擊新四軍軍部戰斗詳報(1941年1月4—15日)》《皖南事變資料選》(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9月第一版)本師(欠野戰補充團)一一八團、一一九團(附山炮、戰車、防御炮各一門)、一二零團(附山炮一門)、工兵營(趙營長),師司令部及直屬隊(欠炮一連、輜重營、野戰醫院在三溪待命)騎兵連、通信連、衛生隊。

  一月八日午前一時許,奉副總司令劉電話命令:在廟首之一四八師八八四團之唐營開綿川洞歸本師指揮。

  2、《陸軍第一四四師唐明昭部在皖南圍擊新四軍軍部戰斗詳報(1941年1月5—20日)》《皖南事變資料選》(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9月第一版)師四三零團(欠第三營留置太平),四三一團、四三二團(欠兩連駐守太平倉庫)輜重營之第一、第二兩連、師通信連、工兵營、野戰醫院之一部、衛生隊。

  新七師第二旅三團、四團(欠一營)。

  3、《陸軍第七十九師段霖茂部在皖南茂林一帶圍攻新四軍作戰詳報(1941年1月)》《皖南事變資料選》(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9月第一版)第七十九師第二三五團、第二三六團、第二三七團、及師直屬部隊(欠騎兵連)工兵營、輜重營、戰車防御炮第十六連、山炮第六連。

  4、《陸軍第五十二師劉秉哲部在皖南圍攻新四軍戰斗詳報(1941年1月)》《皖南事變資料選》(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9月第一版)第五十二師第一五六團、第一五五團、第一五四團、師指揮所及直屬隊工兵營、輜重營、師通信連。

  5、《國民黨第一零八師戎紀五部圍擊皖南新四軍軍部機密日記(1941年1月4日至18日)》《皖南事變資料選》(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9月第一版)參戰部隊1.六四四團、六四八團及六四七團第二營、補充營、騎兵連,2.統計官兵五千五百員名,步槍一千三百七十枝,輕機槍一百四十八挺,重機槍十六挺,附彈藥三十二萬八千粒,手榴彈二千二百枚,追擊炮八門,附炮彈六四零發,馬九十二匹。

  6、《陸軍第三十二集團軍上官云湘部圍擊皖南新四軍軍部戰斗詳報(1941年1—2月)》《皖南事變資料選》(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9月第一版)元月六日匪傾其全力向我四十師進攻。

  本部奉令進剿,并以七九師、六二師、一四四師及新七師之一旅撥歸本部指揮,遂以蘇南第二游擊區之部隊仍任原守備任務,而以皖南之二十五軍(欠四十師)五十二師、一零八師為右翼軍,以四十師、七九師、一四四師、新七師之一旅為左翼軍。

  六二師為第二線部隊,向匪進剿,務期將匪包圍子涇縣以南地區,一舉而殲滅之。

  部署大要:七、第二游擊區兼總指揮上官云相、總指揮冷欣,指揮第八八軍、忠義救國軍、第六十三師、獨立三十三旅、挺進二縱隊及蘇南地方武力擔任原陣地守備,肅清防區內匪軍匪黨,并適當控置機動部隊,防止該方面匪軍為策應其皖南方面作戰向我襲擾或暴動等行為,并于適當時機掃清在郎溪至竹簣橋之匪軍兵站及其秘密工作人員,截斷匪軍蘇皖交通,忠義軍須準備一個團以便于必要時立即分路派出清掃郎溪至孫家鋪間匪軍之兵站及秘密工作人員。

  八、剿匪右翼軍指揮官第二十五軍軍長張文清,指揮第二十五軍(欠四十師)附炮一團第二營(欠五六兩連),應以一部擔任宣城方面之守備,主力與左翼軍確取連系,展開于南陵、涇縣、永濟橋、丁家渡之線,向戴家會、三里店、汀潭附近匪軍攻擊,爾后向繁昌方面追剿。

  九、剿匪左翼軍指揮官副總司令劉雨卿,指揮第四十師、第一四四師、新七師之第二旅附炮一團第二營第六連暨戰炮總隊直屬第四營(欠十五連)展開于灣灘、茂林村、蘇口、包村、喬木灣、餞家橋,丫山鎮之線,向云嶺、何家灣、沙土角(戴家會西北四公里)各附近匪軍攻擊而占領之,爾后與右翼軍協力,向舊縣、獲港、壩埂頭江岸追剿。

  十、第七十九師位置于太平、石埭間,六十二師位置于榔橋阿鎮三溪間,隨時保持機動。

  7、《上官云相襲擊新四軍的經過——武之棻(時任上官云相的第三十二集團軍總司令部的少將參謀處長)》《皖南事變資料選》(安徽人民出版社1981年5月第一版)在兵力調配上,當時作了如下部署:第二游擊區抽出第四十師后,其余各守原防,盡量多控置機動部隊,準備應急使用。

  第二十五軍的五十二師和一零八師,各僅留少數的一部對日寇監視守備,抽出主力準備對新四軍作戰。

  第五十軍的一四四師、一四五師以及新七師之第二旅,各留一部仍歸該軍部指揮,對日軍進行監視守備,抽出主力由劉副總司令雨卿指揮,準備對新四軍作戰。

  另加第七十九師(開太平)、第六十二師(開寧國)參戰,可使用的兵力為七個師又一個旅。

  按可調出三分之二計算,每師為七干人,旅為三千五百人,共計約五萬二千五百人,裝備武器當更優于新四軍。

  當時的作戰部隊編組系統如附表:第三十二集團軍指揮部隊系統表總司令部:總司令上官云相,副總司令郭勛祺(本人在重慶陸大學習),參謀長徐志勖,政治部主任劉漢第二游擊區:總指揮冷欣,參謀長徐笙,政治部主任沈鐵漢忠義救國軍:總指揮周偉龍第六十三師:師長冷欣(兼),參謀長伍開云新編第二十一軍:軍長范紹曾,副軍長羅君彤,政治部主任張一青挺進二縱隊:司令顧心恒,副司令胡炎,參謀長厲百川,政治部主任顧蓉君新七師:師長田鐘毅,政治部主任莫御,第一旅旅長劉克用蘇保一縱隊:司令單棟第二十五軍:軍長張文清,副軍長唐云山,參謀長韓誼民,政治部主任張麥秋第四十師:師長方日英,副師長陳士章,參謀長朱宇平,政治部主任嚴毅第五十二師:師長劉秉哲,參謀長黃家楨,副師長兼政治部主任張廼鑫第一零八師:師長戎紀五,副師長顧宏揚,參謀長史耀東,政治部主任李亭林第二十三集團軍副總司令指揮所(五十軍):副總司令劉雨卿,參謀長盧榮光第一四四師:師長唐明昭第一四五師:師長孟浩然新七師第二旅:旅長孟存仁第二線部隊第七十九師:師長段霖茂第六十二師:師長陶柳,副師長劉熏浩,政治部主任沈少巽第三十二分監部:分監李篤忱,參謀長王次和第二十三分監部:分監郭叔皋我當即根據上官云相的指示,擬定作戰計劃要旨如下:方針:對日寇僅留少數部隊守備防線,集中優勢兵力一舉索新四軍主力包圍而殲滅之。

  指導要領:(一)以二十五軍及五十軍主力包圍新四軍于云嶺地區消滅之。

  (二)新四軍如南移,則索敵主力包圍消滅之。

  (三)新四軍如化整為零鉆入我軍防線后方,則分別包圍消滅之。

  (四)第二線兵力,逐次向敵(新四軍)推進,不失時機投入第一線部隊作戰,但在新四軍主力動向尚未判明時,須注意確保太平、寧國之安全。

  部署:右翼軍第二游擊區,守備原防線,并監視大茅山方面新四軍的活動。

  應抽調機動兵力,如發現新四軍,應及時擊破消滅之。

  中路軍:第二十五軍(不包括四十師)除留少數部隊守備防線外,主力集結于涇縣附近。

  左翼軍:第五十軍(以一四五師為第二線,以七十九師配屬之)除留少數部隊守備防線外,主力集結于太平以東。

  直轄師:第四十師繼續向北威力搜索,及時占領隘路要點,以待增援。

  第二線師:第一四五師在太平附近,第六十二師在寧國附近。

  第二十五軍及五十軍和六十二師(在寧國河瀝溪,只到一個團即三六八團團長胡禮賢,六十二師和一四五師都未參加作戰),各回原防。

  8、《顧祝同的反共軍事陰謀——岳星明(時任顧祝同的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部少將參謀處長)》《皖南事變資料選》(安徽人民出版社1981年5月第一版)我當時認為:“掩護”北撤只要一個師,而防堵“流竄”的兵力,至少需要兩個師。

  當時,第三戰區的兵力無多,除了可以調用戰區控置的川軍一四六師(駐贛東樂平)外,只好從浙東抽調七十九師前往。

  當我將這些意見向顧祝同報告時,顧大體同意,并答應親自打電話給浙江省主席黃紹竑,同意商調七十九師。

  不過,顧又著重指出:“一四六師可以調去,但裝備差,怕不頂用,不要放在第一線,你再研究一下,應該增調一個師前去為好。

  ”這時,我想只好打四十師的主意了。

  該師是由在海州的稅警總團改編的,裝備較好,配有德造卜福式的山炮。

  經我提出后,顧祝同立即說:“很好,你就把四十師列入計劃,并且要用在第一線。

  ”根據顧祝同的這些指示,我擬出了一個防堵計劃,經顧祝同核定,分別下達。

  大要如下:(二)抽調諸暨方面的七十九師開往皖南太平附近,由浙東后方抽調一個暫遍師前往接防。

  (三)五十二師和一零八師應縮短正面,集結兵力,加強機動作戰力量。

  (四)電催四十師兼程西開,預定開旌德、三溪和太平以東的地域,歸第三十二集團軍指揮。

  (五)一四六師開皖南的休寧、屯溪間地域控置。

  為了調集更多的兵力,后來顧祝同又指示從浙東抽調六十二師開皖南旌德附近,并請調原在第九戰區的十九師(師長唐伯寅)開往皖南。

  后因戰斗結束較快,六十二師只開到一個團,十九師只到達鷹潭地區,實際上都未參加作戰。

  9.《顧祝同轉報襲擊皖南新四軍軍部致何應欽密電(1941年1月8日)》《皖南事變資料選》(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9月第一版)上饒。

  總長何:3025密。

  極機密。

  魚(六日)未翱電計呈。

  頃據上官總司令虞(七日)午利電稱:(一)支(四日)晚由灣灘章家渡南竄之匪軍主力約五千余,因雨滯留于茂林、銅山徐一帶山地中。

  魚(六日)辰其警戒部隊與我方師搜索部隊在茂林、銅山徐附近接觸中。

  (二)集團軍基于鈞座魚(六日)未翱電要旨,以迅速圍剿該匪之目的,于蘇南及宣城方面對敵偽暫取守勢,以主力于本(七)日拂曉開始圍剿茂林、銅山徐一帶之匪軍。

  (三)第二游擊區應嚴陣守備,迅即掃清該防區內之殘匪及其兵站設施與秘密工作人員。

  (四)右翼軍應以有力部隊守備原陣地,主力展開于后山灣灘、李莊、溪里風、東流山之線,與左翼軍切取連系,防該匪攻擊。

  (五)左翼軍(并指揮七九師)任進剿之主力,以一部掃蕩清弋江以西匪區內之殘匪,進出于南陵戴家匯、何家灣之線而占領之。

  另以一部守備章家渡及沿無名河以防匪軍回竄。

  以主力與右翼軍連系展開于屯倉徐、楊家、麻嶺、小山、丁家、孝河口之線,向匪軍攻擊。

  (六)兩翼共軍作戰地境為小葛村(三溪東北十二里)、坦(里)口、(東)流山、茂林、灘灣里、南陵縣城峨橋之線,線上屬右。

  (七)六二師控置予旌德芳川附近機動。

  上七項,除已分電遵照外,謹電鑒核。

  等情。

  謹電鑒核。

  職顧祝同。

  齊(八日)壬翱鉍。

  印。

  [國民政府軍令部戰史會檔案]根據以上檔案和回憶可以明確實際參戰部隊,精確到連一級單位,哪些部隊參戰了,哪些部隊沒有參戰一目了然,可以互相印證。

  除了一零八師明確記錄了參戰人員數量外,其他部隊沒有顯示出實際參戰人員數量。

  因為這些檔案的原件,第二歷史檔案館現不對外開放,只開放微縮膠片,其中的圖表另外存放,無法看到。

  但是我們根據其他相關檔案可以推算出實際參戰部隊的人員數量。

  1、《中華民國史檔案資料匯編第五輯第二編軍事(一)》(江蘇古籍出版社1998年4月第一版)《軍事委員會頒布陸軍暫行編制綱領(1938年12月)》《陸軍師(丙種,兩旅四團制)編制人員統計表》[軍委會后方勤務部檔案]陸軍師(丙種)編制人員統計表區別階級師司令部步兵第一旅步兵第二旅師騎兵連師炮兵營工兵營師輜重兵連師特務連師軍醫院全師階級分記野炮山炮營本部第一連第二連通信連合計炮兵全營野炮之師炮兵全營山炮之師中將111少將1122上校32277中校6331111414少校131414112244848上尉16555517741117113146146中尉16727231313533314324199199少尉22424144111141118282準尉22444415511125113126126官佐總計792252256303014667336516625625上士6626251111466925412178178中士713613683232988631337363363下士61751754181818862336410410上等兵28421421349110972222267728121411261144一等兵4111771177562032392162625720259404329983034二等兵251211121161243282959596120851421230643103士兵總計11331823182168598691511751751655661481047881398232人員合計19234073407174628721651811811725991541099487648857附記2、《中華民國史檔案資料匯編第五輯第三編軍事(一)》(江蘇古籍出版社1999年9月第一版)《軍事委員會頒布整編軍師編制系統表(1946年春)》《陸軍步兵師編制核減人員一覽表》[國防部檔案]區分隊別原編制人數官佐士兵小計師司令部601676師部連694100步兵第一團團本部25732團部連8138146第一營營部61420第一連8157165第二連8157165第三連8157165機槍連7106113突擊排24042輸送排14243合計40673713第二營40673713第三營40673713迫炮連7174181通信連2480104輸送連6264270衛生連12127139合計20228093011步兵第二團20228093011步兵第三團20228093011警衛營營本部71522第一連8158166第二連8158166第三連8158166合計30457487山炮兵連11223234工兵連7146153通信連36155191輸送連5110115衛生隊1190101政工隊13215總計795972010505附記3、《陸軍第二十一軍第一四六師參加浙皖邊區剿匪戰役作戰詳報(孝豐戰役)》(第二歷史檔案館檔案全宗號七八七案卷號1799)陸軍第二十一軍第一四六師參加浙皖邊區剿匪戰役作戰詳報第一冊(坿表一)中華民國三十四年六月十三日至七月十一日止死傷表區分部隊號戰斗參加人員死傷生死不明軍官準尉士兵馬匹軍官準尉士兵馬匹軍官準尉士兵馬匹軍官準尉士兵馬匹師司令部454613特務連5119工兵連7135通信連2919453輸送連5121輜重營28664衛生隊9121野戰醫院895四三六團11223758四三七團112182610423737015172四三八團67173364105諜報隊616合計433744537424638015180總計787825083195坿記減員:528剩余:73504、《陸軍第二十一軍一四六師北面山紅草山之役戰斗詳報二十九年三月》(第二歷史檔案館檔案全宗號七八七案卷號12386)參戰部隊情況:第二十一軍一四六師師長周紹軒副師長柏良第四三六團團長凌諫銜第四三七團團長郭英第一營(欠一連)第二營(原地駐防未參戰)第三營(原地駐防未參戰)第四三八團團長馬國榮第一營第二營(欠第四連重機槍一排)第三營(師預備隊未參戰)師迫炮營(兩個連)師工兵營(兩個連)師輜重營(一個連)炮一團第五連附表一、陸軍第二十一軍一四六師北面山紅草山之役參戰人員傷亡表民國二十九年三月參戰單位四三六團四三七團四三八團迫炮營工兵營輜重營合計參戰人員軍官9225491273188士兵223457011423212121684647死軍官1313士兵203681715303傷軍官10士兵35851481085502失蹤軍官士兵33附記5、《第三戰區第二十三集團軍二十八年度冬季攻勢戰斗詳報附表》(第二歷史檔案館檔案全宗號七八七目錄號5案卷號9221)冬季攻勢戰斗詳報第二十三集團軍參戰人員統計表二十八年十二月區分番號官佐士兵合計馬匹備考第二十一軍第一四六師56592719836110第一四七師618972510343100第一四八師59892589856333第五十軍第一四四師591976210353113第一四五師69193891008038新編第七師739956810307358第二十五軍第五十二師第一零八師7181244313161457第四十師總計452069416739361509附記1、本表系根據參戰前各部現有人馬數量統計2、各部額外人員及坿員均未列入3、四十及五十二兩師未參戰故未列入6、《中華民國史檔案資料匯編第五輯第二編軍事(一)》(江蘇古籍出版社1998年4月第一版)《第三戰區三十四年元月份補充進度表》番號軍長姓名編制數三十三年度實交數本年元月份實交數尚缺數配撥待交數備考70A陳孔達3428263979098210821088A劉嘉樹31873123093145314549A王鐵漢35556163295000500028A陶柳3603496568001800150A田鐘毅350926671123031230321A劉雨卿3227250987987798725A張文清3378711734287937843784合計2388966819437884893048930從以上檔案資料來看:1、國民黨軍的編制,一個師是在1萬人左右。

  2、1939年到1940年,國民黨軍廢旅整編,一師六團或四團的師統一改為一師三團制,一個師的兵力下降到7000——8000人,一個團也就2000人左右,有的團只有1800人左右。

  特別是冬季攻勢后,減員很大。

  新兵補充不及時,各師都設立了野戰補充團,用來訓練新兵,基本不參加戰斗。

  在武之棻的回憶里也提到一個師只有7000人,一個旅3500人。

  3、從兵員補充表看各軍補充的新兵占三分之一,缺額占四分之一,由此推算,1萬人左右的師,實際人數也就只有7500人左右。

  4、《陸軍步兵師編制核減人員一覽表》是選取其中1946年整編以前的原編制部分,也就是1939年廢旅整編以后的編制。

  皖南事變時,國民黨軍編制處于調整期,所以有一師二旅四團制和一師三個團外加一個野戰補充團制。

  由于后者少2個旅部,人數應該比前者少。

  根據以上檔案資料,結合《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館藏檔案,全宗號787案卷號2661《陸軍團以上主官姓名冊.各部隊主官姓名表.秘密.第十六次第90號民國三十年二月二十日軍事委員會銓敘廳調制1683-8.174》》編制出參戰部隊作戰序列。

  同時,根據以上檔案資料和分析,與新四軍交戰部隊實為第四十師、第七十九師、第五十二師、第一四四師大部,第一零八師一個多旅、新七師一個旅;

  約五個師的兵力。

  各團、營、連的人數,參考編制數和第一四六師紅草山戰斗、孝豐戰役的人數,以及員額補充缺額表,取平均數后,皖南事變的實際參戰人數可以推算出來,填寫在下面序列表各單位后面括號里,一個團平均以2200人計,一個營平均以500人計,一個連平均以150人計,野戰醫院、衛生隊平均按100人計。

  參戰部隊作戰序列和參戰人數如下(無參戰記錄的單位沒有標注人數):參戰部隊作戰序列:第三十二集團軍總司令上官云相(總指揮)參謀長徐志勖副參謀長張襄葆參謀處長武之棻政治部主任劉漢第二十五軍軍長張文清(右翼軍指揮官)副軍張溫鳴劍參謀長韓子正參謀處長張思義軍直屬部隊(無參戰記錄)野補團團長劉偉民(無參戰記錄)特務營營長劉鳳德(無參戰記錄)輜重營營長朱敦典(無參戰記錄)第五十二師師長劉秉哲副師長朱惠榮參謀長黃家楨參謀主任邵建中第一五四團團長張俊清(2200)第一五五團團長張廼鑫(2200)第一五六團團長周鑒(2200)工兵營營長陳金輝(500)輜重營營長邱煥文(500)炮五四團一營第一連(150)(該師統計參戰官兵7750員名)第一零八師師長戎紀五副師長羅哲東參謀長史耀東參謀主任荊紹唐第三二二旅旅長唐德副旅長謝景唐第六四三團團長劉修杰(對日軍警戒未參戰)第六四四團團長李世鏡(受第五十二師指揮)(2200)第三二四旅旅長夏樹勛副旅長樂豐第六四七團團長李榮林第二營(受第五十二師指揮)(500)第六四八團團長周振聲(受第五十二師指揮)(2200)補充營(500)騎兵連(100)(該師統計參戰官兵5500員名)第二十三集團軍副總司令劉雨卿(左翼軍指揮官)參謀長王冠第四十師師長方日英副師長陳士章參謀長朱愷仁參謀主任朱宇平政治部主任嚴毅工兵營營長黃國綱(500)騎兵連(150)通信連(150)衛生隊(100)炮五四團一營(欠一連)(350)第一一八團團長徐瑞享(2200)第一一九團團長劉萬?。?200)第一二零團團長惠景施(2200)(該師統計參戰官兵7850員名)第一四八師第八八四團團長林光裕唐營(受第四十師指揮)(500)(該師統計參戰官兵500員名)第五十軍軍長范子英參謀長第一四四師師長唐明昭副師長唐映華參謀長胡秉璋工兵營營長何劍書(500)輜重營營長張明著(500)野戰醫院(100)通信連(150)衛生隊(100)第四三零團團長張昌德(欠第三營留置太平)(2200)第四三一團團長李志千(2200)第四三二團團長張定波(欠兩連駐守太平倉庫)(2200—300)(該師統計參戰官兵7650員名)新編第七師師長田鐘毅副師長黃伯光參謀長蔣蔚成第一旅(對日軍警戒未參戰)旅長周鎬榮副旅長謝崇文第一團團長周鎬榮(對日軍警戒未參戰)第二團團長蕭?。▽θ哲娋湮磪穑┑诙茫ㄊ艿谝凰乃膸熤笓])旅長孟存仁副旅長田云從第三團團長李園明(2200)第四團團長田云從(欠一營)(2200—500)(該師統計參戰官兵3900員名)第七十九師,師長段霖茂副師長彭戰存參謀長胡碧華第二三五團團長王永樹(2200)第二三六團團長李乃賡(2200)第二三七團團長文禮(2200)師直屬部隊(欠騎兵連)工兵營(500)輜重營(500)野戰醫院(100)通信連(150)衛生隊(100)戰車防御炮第十六連(150)山炮第六連(150)(該師統計參戰官兵8250員名)以上參戰部隊總人數為:41400員名第一四五師(二線預備隊未參戰)師長孟浩然副師長許元白副師長兼政治部主任陳镕平參謀長李志熙第四三三團團長劉郁文第四三四團團長羅心量第四三五團團長劉一炮兵營長陳決農工兵營長輜重營長江慶云第二十一軍軍長陳萬仞參謀長劉熙鑒第一四六師(二線預備隊未參戰)師長石照益(病休)副師長戴傳薪(代師長)副師長兼政治部主任柏良參謀長李志熙步兵指揮官徐元勛第四三六團團長凌諫銜第四三七團團長郭英第四三八團團長馬國榮炮兵營長胡斌工兵營長王仲瑩輜重營長龔華清第六十二師(二線預備隊未參戰,僅到達一個團)師長陶柳副師長劉熏浩政治部主任沈少簨第三六八團團長胡禮賢也就是說:皖南事變國民黨軍的實際參戰人數應為四萬人左右,而不是以往所說的八萬多人。

  這已經是一個比較寬松的數字,因為對日作戰嚴重減員,以及虛報的空缺,實際人數可能還要少一些。

  皖南事變新四軍失利的關鍵,不是國民黨軍參戰人數的多少,關鍵是國共雙方對這次事變的處置,有很大差異。

  一、從國民黨方面看:1、計劃周密考慮充分在何(應欽)、白(崇禧)發出皓電之后,顧祝同就讓岳星明制定了周密的計劃,充分考慮了新四軍可能的意圖,制定了上中下三策。

  上策,掩護新四軍直接北渡,不戰而趕走新四軍;

  中策,如果新四軍違令南下或東移,調兵防堵;

  下策,如果新四軍抗命不遵,原地不動,就地合圍殲滅。

  總的方針是前堵后進,兩翼夾擊的圍殲方針。

  2、調兵遣將指揮得當事變前第三戰區專門召開了徽州會議,召集相關部隊主官,布置作戰計劃,調兵遣將,參戰部隊由第三十二集團軍總司令部統一指揮,部分部隊的主官進行了調整,甚至于有些被剝奪了兵權,第二十三集團軍的部隊甚至于越過軍一級指揮機構,由第三十二集團軍副總司令劉雨卿直接指揮,第一零八師的部隊直接由第五十二師副師長朱惠榮指揮,這是戰爭史上前所未有的。

  整個作戰經過是由第三十二集團軍總司令上官云相為總指揮,第三十二集團軍副總司令劉雨卿為左翼指揮官,第二十八軍軍長張文青為右翼指揮官,具體實施的。

  隨時根據新四軍的動向,統一調整兵力部署,情報、通訊、指揮及時通暢。

  3、應變能力靈活機動事變發生后國民黨軍的應變處置是靈活機動的,本來國民黨軍并沒有及時發現新四軍的動向,直到新四軍開拔兩天后,與第四十師先頭部隊發生遭遇戰后,立即調動第一四四師和新七師跟進,占據了新四軍原來的駐地云嶺等地,一直渡過青戈江跟進到茂林,斷了新四軍的退路。

  同時調集第一零八師部分、第五十二師大部、第七十九師大部,收縮集中,縮小包圍圈,把新四軍壓縮在茂林東南方向的狹小地帶,最后實施了集中殲滅。

  各部隊在統一指揮下,互相配合、協同作戰,熟悉并充分利用有利地形,調配有方。

  以絕對優勢兵力,取外線向心作戰的方式分進合擊,處于主動地位。

  待全部包圍形成后,開始總攻。

  4、兵力部署重點突出國民黨軍充分考慮了新四軍的意圖,調集中央軍嫡系精銳部隊第四十師、第七十九師到達茂林鎮的東南三溪鎮和正南方太平鎮布防,一方面對新四軍南下東移起到防堵作用,另一方面也是給新四軍留下茂林地區請君入甕,給新四軍布下一個口袋陣。

  如果第四十師和第七十九師推進到茂林以北、青戈江以南地區布防,新四軍就不會冒然南下東移了。

  5、后發制人師出有名第四十師1月2日開到三溪,接到命令就地駐防,筑工搜索,避免與新四軍摩擦,說明國民黨還沒有立即開戰的意圖。

  第七十九師1月2日到達太平地區,也是奉令集結于城郊附近,準備機動,并對北及西北嚴密警戒。

  其他部隊也原地未動,甚至不知道新四軍的動向。

  新四軍是4日晚開拔的,12月28日做出決定,然后就開始準備,部隊開始調動,甚至把江北和南岸的守備部隊都調走后,國民黨還沒有發現。

  直到部隊開拔后,與國民黨軍完全切斷聯系,被國民黨軍發現人去樓空,然后開始搜索尋找新四軍,直到6日上午與第四十師的搜索部隊發生遭遇戰后,才開始調集兵力、收縮集中,形成包圍態勢。

  并針對新四軍的弱點,采取了各個擊破的戰術。

  由于新四軍沒有按照國民黨最后確定的路線行進,被國民黨宣布為“叛軍”,使國民黨軍中下級官兵不明真情,在上級命令之下,對新四軍進行了致命的打擊。

  第一四四師、新七師、第一零八師第六十二師等原為非中央軍嫡系的雜牌部隊,本來與新四軍的關系還是非常融洽的,第一四四師前任師長郭勛祺、佟毅都是因為與新四軍關系密切而被調職,明升暗降的。

  第一零八師的防區更是讓新四軍多次通過,就在事變發生前,還有大批非戰斗人員和大批資材(一千多擔)通過,相安無事。

  由于江北發生新四軍與國民黨軍的摩擦,雜牌軍也開始防范新四軍與他們爭奪地盤,所以在戰斗中也是賣力的,但是畢竟不如中央軍嫡系部隊,在他們的防區里還是讓一部分新四軍突圍出去,第一四四師的師長唐明昭甚至被第七十九師以放跑新四軍的罪名關押起來。

  《上官云相襲擊新四軍的經過(武之棻)》(《皖南事變資料選》安徽人民出版社1981年5月第一版)。

  在整個皖南事變中最賣力的還是中央軍嫡系部隊第四十師、第七十九師和第五十二師,畢竟他們都是與共產黨作戰多年的部隊,甚至于有些是參加過江西剿共的部隊。

  使用雜牌軍部隊也是不得已而為之,一方面他們就在當地駐防,另一方面中央軍嫡系的兵力也不夠,否則不能形成包圍態勢。

  雜牌軍部隊是靠不住的,皖南事變后不久,第一四四師就因為內部人事問題發生嘩變,投靠了日軍。

  此后,在共產黨軍隊的作戰中都是拉攏雜牌軍,集中力量專打中央軍的主力。

  二、新四軍方面1、舍近求遠放棄準備新四軍本來準備直接北渡,江北無為地區有部隊接應,江南有一個支隊在江邊銅(陵)、繁(昌)地區可以掩護,軍部到江邊不需要通過國民黨軍防區,已經準備了二百多艘船只,一次可以渡過七千多人,一夜可以全部渡完,如果先渡非戰斗人員,戰斗人員掩護,然后再渡,完全是有可能順利渡過的《悲壯的史詩——回憶皖南事變的經過(葉超)》(阮世炯、楊立平主編上海市新四軍暨華中抗日根據地歷史研究會軍部分會編《紀念“皖南事變”50周年專輯》同濟大學出版社1990年11月第一版)。

  事變前還專門從江北渡了一部分戰斗人員過來,還把大批的彈藥運到了江北,甚至于突圍出來的1300多人都是從原路北渡的,說明這是唯一的生路《英雄的后衛團——皖南事變中的三支隊五團(陳洪仁)》(阮世炯、楊立平主編上海市新四軍暨華中抗日根據地歷史研究會軍部分會編《紀念“皖南事變”50周年專輯》同濟大學出版社1990年11月第一版)。

  由于借機多次向國民黨索要開拔資金和械彈,拖延時間。

  認為日軍在長江出沒,江北李品仙部可能下手,結果冒著違抗軍令的風險,選擇了一條“皖南部隊全部以戰備姿態,繞道經茂林、三溪、旌德,沿(天目山腳)寧國、郎溪達溧陽,待機北渡”的路線。

  這是國民黨當局嚴令禁止的路線,一方面是防止新四軍去黃山、天目山,另一方面,那里是國民黨的后方,且有各兵站和上官云相的第三十二集團軍指揮部(寧國)。

  經涇縣、宣城向東,通過第一零八師的防區,到達蘇南新四軍游擊根據地,是原來和顧祝同商榷可以通過的線路,事變前還有一部分非戰斗人員和資材從那里通過,由于黃橋和曹甸戰役的發生,這條路也不許過了,但是,如果強行通過也不是不可能的,傅秋濤率領的第一縱隊的一部分,就是從這里沖出去的,但是,由于國民黨軍已經防備,即使沖過去,也會遭到國民黨第二游擊區冷欣部隊的阻擊和第五十二師、第一零八師的追擊,小股部隊還好分散游擊,四處躲避,大部隊就無法運動藏身了。

  2、猶豫不決不能攻堅新四軍從茂林兵分三路,主力部隊通過丕嶺直擊星潭,以為第四十師剛到三溪,立足未穩,可以沖過去,沒想到第四十師憑借有利地形頑強阻擊,新四軍猶豫不決開了七小時的會議,項英竟以新四軍從不硬拼為由,放棄了攻擊,決定原路撤離。

  實際上,星潭附近只有一個團的兵力,星潭村只有一個營,新四軍集中兵力是可以沖出去的。

  但是,如果真沖出去了,前面還有趕來的第六十二師,會遭到第六十二師的阻擊和第五十二師、第四十師、第七十九師的追擊,最后還是會再次形成合圍。

  在行動部署上,以皖南全體戰斗部隊六個團編成三個縱隊,分三路齊頭并進,平均分配兵力,沒有突出重點,指揮員不能掌握主力,無突擊力量,以致發生情況,處處陷于被動。

  對敵情況缺乏正確的估計,在出動前過低地估計敵人的戰力,接觸后又過高地估計敵人的戰力,以至于驚慌失措。

  3、分散出擊力量銳減新四軍從星潭返回后,南路受到第七十九師的合圍,東路受到第一零八師和第五十二師的合圍,后面有第四十師,前面有第一四四師和新七師,被壓縮在東流山和榜山之間的狹窄地段,國民黨軍和新四軍爭奪兩山都付出了一定的代價。

  部隊的野戰經驗差,在后方太平環境處的太久,一遭遇戰斗,受到襲擾,便無法應付。

  未能把握山地戰要領,輕易放棄制高點,使全軍處于不利地位,陣地不斷被敵突破。

  后方機關人員的軍事常識差,遇到情況混亂不堪,嚴重影響指揮員的指揮和作戰部隊的行動和計劃。

  最后,新四軍無力再戰,決定分散突圍,沒有了方向和目標,誰也顧不了誰了。

  過多的非戰斗人員,本可以在12月隨資材經蘇南轉移,他們都是文藝宣傳人員和一些軍隊及地方的政工干部,隨軍行動,造成嚴重的拖累,特別是許多優秀的藝術家,死的非常不值。

  隨軍攜帶大量的財物,也是造成失利的一個原因,甚至項英的死,都是因為暴露了隨身攜帶的貴重物品的結果。

  4、宣統優勢未能發揮宣傳和統戰是新四軍的兩大優勢,但是,在皖南事變中沒有得到很好的發揮,新四軍在開拔前對當地群眾做了一些準備北渡抗日的宣傳,舉行了告別大會,散發了傳單,但是沒有說明行動的方向,對國民黨友軍卻采取了保密措施。

  開拔以后的行動方向,不僅國民黨軍不理解,自己隊伍中的許多同志也不理解,說明沒有事先做好解釋工作,因為是一次非正常的保密行動《悲壯的史詩——回憶皖南事變的經過(葉超)》(阮世炯、楊立平主編上海市新四軍暨華中抗日根據地歷史研究會軍部分會編《紀念“皖南事變”50周年專輯》同濟大學出版社1990年11月第一版)。

  到茂林后,葉挺派人給第四十師送了一封信,要求讓道,這已經是不可能的了,因為第四十師接到的命令就是不許新四軍從這里通過,怎么敢違抗命令讓你過去呢?

  同時,新四軍又干掉了第四十師在丕令的前哨連,接著就進攻星潭,第四十師只能全力以赴了《蔣軍第四十師襲擊新四軍的經過(陳士章)》(《皖南事變資料選》安徽人民出版社1981年5月第一版)。

  葉挺和顧祝同、上官云相等許多國民黨高級將領都是保定軍校的同學、校友,本可以很好的交往聯絡、相互溝通,由于轉化為兩個對立陣營,本可以很好發揮的統戰優勢沒有得到發揮。

  5、內部矛盾影響指揮由于葉挺和項英之間長期的矛盾和分歧,項英和中央之間的矛盾分歧,在新四軍北移的問題上,意見一直不能統一,從而在決策和指揮上產生了直接影響,在被圍困的關鍵時刻,項英離隊動搖,對最后的突圍造成了混亂,產生了嚴重的危害。

  在戰斗情況最緊張時,指揮員沒有沉著應付和機動的指揮部隊,使全軍失掉指揮中心,而陷于混戰狀態,造成不利局面。

  未能把握兵團作戰的指揮要領,部隊分三路行進,中間間隔相當大,且是山地作戰,而以電臺指揮及行動中的相互聯絡不易,一開始就與一縱隊失去聯絡,甚至分路攻擊星潭的兩支部隊相互間發生誤會,自己人打了起來,對匯攻星潭造成了不利影響。

  高級指揮員不能順暢的實施指揮,中下級指揮員不能很好的掌握部隊,遭遇敵人小股襲擊,便失去掌握,發生混亂現象,影響整個行動和計劃。

  最終新四軍全軍覆沒,葉挺被扣押,項英被殺,結束了皖南事變。

  決策和指揮上的錯誤是皖南事變新四軍全軍覆沒的根本原因。

  6、政治層面國敗共贏從政治層面看,當時國共兩黨的統一戰線是暫時的,國共兩黨的斗爭是長期的,是絕對的,是你死我活的。

  爭的是領導權、統治權。

  在抗日戰爭中,中國共產黨雖然講統一戰線,表示接受國民黨的領導,卻始終保持著獨立性。

  八路軍、新四軍的迅速不斷發展和壯大,對國民黨的統治構成了嚴重威脅,是國民黨不能容忍的,所以皖南事變是必然發生的。

  在皖南事變中,新四軍在軍事上確實吃了大虧。

  但是,在皖南事變后,中國共產黨發揮了宣傳上和統一戰線上的優勢,在政治上博得了各方面的同情,包括蘇聯、美、英等世界反法西斯同盟的同情和支持。

  在軍事上擺脫了國民黨的束縛,真正做到了任意擴充和自由發展。

  特別是成立了周恩來領導的“中國民主革命同盟”簡稱“小民革”,是一個不公開的秘密政治團體,它的參加者大都是國民黨知名的上層左派,王昆侖是國民黨中央候補委員,屈武是監察院院長于右任的女婿,賴亞力在馮玉祥身邊工作多年,桂系李宗仁、白崇禧的秘書劉仲華、劉仲容等,許多人是國民黨高級軍政人員的幕僚;

  他們利用自己的身份,經常把了解到的重要政治、軍事情報,直接向周恩來、葉劍英反映,或者通過王炳南轉達。

  開辟了第二戰線,為抗戰勝利后,奪取全國勝利建立新的政權,打下了基礎。

  所以,皖南事變真正的贏家還是中國共產黨。

  參考資料:1、《皖南事變資料選》編選組《皖南事變資料選》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9月第一版2、安徽省文物局新四軍文史征集組編《皖南事變資料選》安徽人民出版社1981年5月第一版3、中央檔案館編《皖南事變(資料選輯)》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1981年5月第一版4、傅秋濤、葉超等著楊明主編《皖南事變回憶錄》安徽人民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2月第一版5、阮世炯、楊立平主編上海市新四軍暨華中抗日根據地歷史研究會軍部分會編《紀念“皖南事變”50周年專輯》同濟大學出版社1990年11月第一版6、《中華民國史檔案資料匯編第五輯第二編政治(二)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編》(江蘇古籍出版社1998年4月第一版)7、《皖南一九四一(房列曙)》中國青年出版社1999年11月北京第一版(二0一一年十二月八日初稿至十二月十六日修訂補充完善。

 ?。?/p>

  關于“皖南事變國民黨軍參戰人數及新四軍失利原因”的介紹到此結束。

責任編輯:芷仙
最近新免费韩国电影国语_国色天香社区在线观看最新_有人有片在线观看的资源_国产精品酒店在线精品酒店